第一百四十九章 旧爱(1 / 2)

倒是颇有些气度,陆绎铭默默地在心里点评道,但神色还是不太好看,看着怀里楚歌的面庞,一想起她刚刚在周寻的面前笑起来灵动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于是开口也没给他面子。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就算是楚歌都能感觉到陆绎铭说这句话的时候的倨傲,更不要说与他对话的周寻了。

楚歌有些惊讶,陆绎铭平时在别人面前虽然也有威严,却远不是这么张狂的人。

她在暗处轻轻地拽了拽陆绎铭的衣角,暗示他说话轻一点,也不知道和对面的周寻说什么,就只能着解释了一句:“嗯,他这个人记性有些不太好。”

陆绎铭看着怀中还在巧笑晏晏给对面男人解释的楚歌气不打一处来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楚歌没有看到,但周寻却看到了。

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,仿佛是没有想到堂堂陆氏集团的总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停顿了片刻之后才恢复了之前的笑容:“哦,当然,陆总贵人多忘事,上一次h.e酒会的时候,我和陆总见过。”

h.e的酒会是一场游轮酒会,陆绎铭稍稍回忆了一下,竟然还把眼前的男人真的在记忆中对上了号,同时眸色闪过了一丝不明的色彩:“你是巡航者的ceo?”

周寻点点头:“看来能被陆总记住也是我的荣幸啊!”

楚歌却察觉到了稍许的异样,不知道为什么陆绎铭在看到周寻点头之后身体有些紧绷,仿佛是很戒备的状态,虽然他脸上的神情还是淡然且据傲的。

陆绎铭没有再和周寻说话,反而是低下头看向了楚歌:“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吗?夫人叙旧结束了?”

这一次就连楚歌都听出了他话里奇怪的意思。

他不知道陆绎铭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话,但还是对着周寻笑了一下,就被陆绎铭牵着手离开。

一直到上了车上之后,楚歌才轻声地问道:“你刚刚怎么了?为什么周寻说到巡航者你会那么紧张,是出了什么事情么?”

陆绎铭不说话,只是转头静静的看着楚歌,那双凤眸盯着她的时候面无表情,甚至让她觉得有些恐惧:“绎铭,你怎么了?”

“你和他之前是什么关系啊?”陆绎铭轻声的问道,他的语调依然很平静,但这种平静与其说是淡然,更不如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听上去竟然有些毛骨悚然。

楚歌彻底的愣住了,她完全搞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,明明他在去洗手间之前,陆绎铭的心情还是不错的。

这个人哪里是喜怒无常,怕不是心情七十二变。

楚歌想了想就说道:“他是我大学时候的学长。”说完又把两个人的往事简单的讲了一下。

但没有想到楚歌解释过之后,陆绎铭依然是直直的盯着她,半晌之后接着问道:“就只有这些?”

纵然是反应再慢,楚歌也该意识到陆绎铭此时话里有话,再看他眼底闪过一抹讽刺的含义,立刻就皱眉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