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7章 你何曾信过我一个字(1 / 2)

沈娴身形不由自主往窗棂上扑了去,髻松散,鬓角的丝凌乱。

她半边脸颊都失去了知觉,耳中嗡嗡鸣响不停,泛着尖锐刺耳的疼。

许久,沈娴才喘了一口气,手指拭过唇边,现破了嘴角。

沈娴看着满指殷红,嘶了一声,眼神里泛着凉:“秦如凉,你他妈疯了?”

秦如凉怒意不减,反手又是另一道耳光扇过来。

那时沈娴反应颇快,抬手抵挡,可秦如凉比她动作更快,另一手把沈娴的手用力按在窗棂上,恨不能捏碎她的腕骨。

那一巴掌仍结实地落在了沈娴脸上。

在秦如凉之前,在她从小到大以及后来的明星生涯里,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往她脸上掌掴。

沈娴脸上疤痕处才长出来的新肉顿时又像是被撕扯开裂口一般疼痛。

沈娴吸了两口气,几乎是本能地一脚碾踩在秦如凉的脚上,躬腿便往他腹下狠狠一踢。

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快而准狠。

秦如凉眼色变了变,抬手就挡下她的膝盖。哪想,他太小瞧沈娴了,沈娴那一膝盖的力道根本出乎他的意料,他一时没有防备,往后退了两步。

沈娴得此空当便挣脱手腕获得自由,随手操起旁边的茶杯就往秦如凉脸上砸去。

秦如凉眼疾手快,一拳把茶杯击得粉碎。碎裂的茶瓷割破了他的手沁出了血迹,他亦被茶水泼了满脸。

两人剑拔弩张,剩下满室狼藉寂然。

沈娴脸上呈现出清晰的五指印,微微气喘,语气轻佻得厉害,道:“不是吧秦将军,不过是损失了点钱,你又没家破人亡,就要这般狗急跳墙了?”

秦如凉步步紧逼,语气冰寒道:“你今天都干了些什么?想不起来是么,我帮你慢慢想!”

他揪着她的衣襟,像头暴怒的野兽,“这点儿痛算什么,比起眉妩浑身淤青、衣不蔽体,还差得远了!我早该知道,你不仅蛇蝎心肠,还歹毒无比!”